白火

莺沼深陷

闪3缓慢地推到了海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懂日版…这是过了多久hhh
闪轨使我想画画……

在伊豆修善寺的温泉街~本来想带着去高台寺附近多拍几张,没想到为了去看次郎和严岛,差不多把京都整个跳过了…
(三过大阪城没去看,怎么想都是五十层的错

鹤莺小说本《有你在的森林》本宣+试阅

超喜欢这个故事,于是爆肝画图了…为了赶上cp,稍微有点意犹未尽

kaminaritasue:




鹤莺小说本《有你在的森林》本宣




——来喝茶吃点心吧。




>>>




写在前面。


和白火太太 @白火 约好出的鹤莺本。


文本部分内容曾经发表在lofter和微博。现全文重新编排删改,希望展现更加完整的故事情节与鹤莺两人之间更加细腻的感情。


为了配合莺丸,描写了许多喝茶赏花和品尝日式点心的场面。看完这个本大概会想吃甜食吧(笑)。




注意事项:


本文设定和内容均为私设和创作。部分捏他参考史实。几乎都是捏造。


涉及大包平部分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碎刀表现和流血表现注意。






>>>




部分章节试阅↓




>>>




<羽衣曲>




……




雪之间在大广间背面,本丸御殿东北角,那是莺丸的房间。门前是木质的长廊,廊前是宽阔的庭院。和大广间廊外视野开阔的中庭不同,庭院靠近建筑的一侧遍植茂密银杏,并有小池,流水,红漆的木桥,幽谧清静,仿若世外。鹤丸平常虽然能从自己房间望见银杏葱绿的树冠,却从没有想过涉足那里。


鹤丸三步两步蹿上了房顶。身穿着看似厚重的白色羽织,却轻盈得像一只飞鸟。雪白的鹤站在灰色的屋檐上,叉着腰探头望着银杏树林间若隐若现的长廊。风吹林动,鹤丸瞧见树荫里隐约人影绰绰。


“在那里吗。”


鹤丸踮着脚轻快地在屋脊上跑动,一边提防着不让瓦片掉下去惊扰别人。快到树荫前他收住步伐,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蹲下身,扒着屋檐朝下窥视。


莺丸果然就坐在树荫里。长廊上空无一人,唯有树木的影子与叶间的光斑。光斑圆圆的,落在莺丸身边的圆圆的茶碗里,落在圆圆的果子钵里,落在果子钵里盛的圆圆的紫阳花点心上。


真可爱。鹤丸想。




……




莺丸手里捧着一个小茶杯,杯中清浅的茶水映着阳光,润润地晃着。有一丝风吹来,莺丸眯起眼睛,一言不发,像是在倾听细微的风声。


“你在听什么?”


“风。水流。鸟鸣。”


“诶……真是风雅。”


“过奖。”


鹤丸瞧着莺丸。茶发青年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中,似乎已然和他浅褐色的茶杯浑然一体。早有耳闻莺丸是个我行我素的家伙,没想到跟传言简直分毫不差。


“呐,你在想什么啊,莺丸。”


“在想什么?”


听到鹤丸的问话,莺丸稍微睁开眼睛,转头看着鹤丸。金绿色的眼中忽然闪烁着飘忽不定的光。


“那当然是,大包平了。”




……






<叶落鸟不知>




……




本丸里的那棵银杏今秋也一如既往地落叶。四百多年的老树,枝干布满粗糙的裂纹,但岁月留下的刻痕并未折损它的风姿,反而令它显得越发庄重温厚。十月初的风比起盛夏时节,增添了一缕寒气。银杏叶子随着凉风优哉游哉地从枝头飘舞而下,悄无声息。


鹤丸坐在长廊前,身边是正闭起眼捧起一杯煎茶细啜一口的莺丸。他难得今日无事,特地早起,想趁本丸没人时四处转转,好寻觅一个布置新的恶作剧机关的场地。当他走到雪之间门前,却发现莺丸已经先他一步,坐在门外的长廊上了。


大清早的就来这儿喝茶呀,鹤丸对这个特立独行的茶发青年向来只有苦笑。他走上前,二话不说就坐到莺丸身边,好奇地打量着起他来。莺丸丝毫不顾忌他讶异的视线,饮毕茶水,将余热未尽的茶杯托在手中,朝着鹤丸一歪头,露出了今早第一个温和的笑容。


“茶真好喝。”




……






<林中恋歌>




……




“莺丸,你不冷吗?”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是鹤丸。不用回头也能猜到,因为在他开口发话之前,莺丸毫无防备的脖颈先感受到了他冰冷的指尖传来的彻骨凉意。


“因为茶很温暖。”


莺丸简化了回答,无视了某恶作剧爱好者“吓到了吗吓到了吗”的嘈杂声,双手捧着盛有新鲜茶汤的茶碗紧紧一握,将温度瞬间集中于手心,然后不动声色地放下茶碗,伸手捉住赖在颈窝取暖里的两手。


“——哎呀,这可真是吓到了啊。”


莺丸明显地感觉到背后的鹤丸愣了一愣,手也僵住不动,几秒之后,鹤丸仿佛为了掩饰尴尬一样啊哈哈地笑起来,迅速把手抽走了。


“喂喂,打雪仗的!加我一个啊!”


刷地一声,逃跑一般的白色影子从眼前飞过,落到庭院里和积雪的颜色混为一体,只看见他襟上金色的衣扣上下飞舞,闪闪的晃眼。


“啊…真烫啊。”


接触了他人的冰冷手掌而冷下来的双手重新捧起了茶碗。不知为何,莺丸总觉得好像比刚才热了一些。




 ……




经冬复春。夏去秋来。


名为本丸的森林中,今天也回响着鸟儿们婉转的啼声。


那是属于鹤与莺的,幸福的恋歌。




Fin.



本命墙头十周年,这是第五张贺图...感觉还能再爱十年ww

莺丸小话

抹茶生巧真适合鹤莺啊…把白巧克力奶油和抹茶粉混和起来黏糊糊的…超好吃(萌点绝赞跑偏

kaminaritasue:

鹤莺短打两则。


情人节快乐。


纯粹的糖。




——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 


 


“请慢用。”


茶屋的年轻姑娘笑盈盈地捧着茶盘,放在茶发青年与白衣青年并排而坐的长椅边上。茶盘里两小杯绿莹莹的茶散发着蒙蒙热气,茶水清透中带点杯底茶粉润润的浊色。


 


“啊谢谢——樱饼配茶真是好。”


白衣青年应声道谢,却没有抬头,他左手托着怀纸上的一叶粉红,右手拇指和食指圈成一个圈,单用指尖捏着木质的果子切去拨弄包裹糯米团子的樱花叶片茶褐色的梗。


 


“就是这个叶子太麻烦了。”


他皱着眉头,一双金瞳紧盯着和叶子难舍难分的糯米团子,小声嘀咕着。为了让叶片和粘稠的团子完美分离,不沾一点儿粉色地剥下,他似乎正努力费一番苦工。


 


“真是看着着急。”


一旁的茶发青年手里托着茶杯,啜了一口茶,斜着眼看身边的恋人孩子气地和小小的樱饼较劲儿。末了终于看不过眼,他放下茶杯,朝白衣青年伸出了手。


 


“哎?!莺丸你——”


白衣青年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冷不丁靠近的茶发青年若无其事地探出细长的手指从他手里抽走果子切,然后一下戳进柔软的糯米团子与樱花叶子接合的间隙,另一手捉住叶梗,迅速一扯,干净利落地把叶子整片剥除,拎在半空。


 


“我?”


名为莺丸的茶发青年右手拎着樱花叶片,冲白衣青年歪了歪头。趁白衣青年还没回过神来,他一张嘴,将叶子含住一半,叼在口中。


 


“啊——唔。要说樱饼的好处,全在这盐渍樱花叶子。鹤丸你这么吃,真是暴殄天物。”


他稍稍仰起头,微微张口,伸出舌尖舔了舔樱花叶子的表面,似乎因为品尝到了残留在叶片上的糯米团子的甜味与叶片本身的咸味的完美交融而不禁流露出了满足的神情。坐在他身旁的鹤丸呆了半晌,忽然瞧见了莺丸斜斜地抛过来一个有些得意的眼波,他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只好啊哈哈地苦笑两声,假装没有注意到莺丸仰头时脖颈与肩膀好看的曲线,纤长的手指与手背的弧度,樱花叶片表面轻快地一卷而过的舌尖,以及含住叶子时优美的唇线。


                                                                                                                    


好好好,以后叶子都归你。鹤丸回过头注视着手中剩下的一粒完整的团子,一边默默地想道。


 


>>> 


 


莺丸吃东西总是很优雅。拿筷子的方式非常正确,夹起面类食物也十分稳准,喝汤不会发出声音,连鱼肉也能精确无误地挑出刺来。每次刀剑男士聚餐之后收拾碗筷,莺丸的餐具永远是最干净的。加上他在餐桌前都是坐得笔直,也从不多话,如果不是那一句“多谢款待”,也许会让人觉得他好像还没开始进餐。


 


鹤丸就不一样。虽然基本上也都遵守着饮食的礼仪,毕竟要是有汤羹沾到他白色的羽织会很麻烦,但他那种刻意留心着的样子,跟表情淡定自然动作行云流水的莺丸比起来,还是差了好远。


莺丸有没有失礼的时候啊。鹤丸某天在喝醉酒出尽了洋相之后,躺在地上斜着眼望着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喝着茶的莺丸,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不久,审神者从万屋回来,给大家带来了颇为新奇的玩意儿,据说是西域特产的糖果,滋味甜腻美好。那时候是下午,正是莺丸在本丸庭院角落独自喝茶的时候,因此审神者见他不在,就叫鹤丸给他捎了去。


 


鹤丸像好久没有得到新奇玩具的孩子似的,满口应着,把糖果揣在怀里就跑,完全没听见审神者在身后叫他别把生巧克力放在怀里当心会化。他仅仅是单纯地出于想要早点儿把好东西分享给莺丸的念头,毕竟先拿到糖果吃开了的各位刀剑男士们,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极其璀璨的笑容。


 


本丸真是大。鹤丸跑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庭院一角的莺丸。莺丸今天也是一个人坐在长廊边,此时阳光正好,沏茶的水正好烧开,铁壶嘴上冒着蒸汽氤氲在半空里,他沉浸在这淡淡的朦胧的氛围中,静静倾听着庭院中梅树上鸟儿的鸣叫。


“什么事,这么吵。”


鹤丸急促的脚步声显然传到了他耳朵里。莺丸抬头看着停在他身边气喘吁吁的鹤丸,语调稍稍提高了些。


“主上给了好吃的,叫我拿给你。”


鹤丸说着喘了口气,然后嘿嘿一笑,从怀里摸出了一块银色的纸包裹的板状的东西。不知为何,它的触感和刚才拿在手里时比起来,好像变软了不少。


鹤丸刚迟疑了一下,那糖果就被莺丸接了过去。莺丸一手捧着它,有些好奇地打量着。


“这要怎么吃?感觉碰它就会变形……”


“我也不知道……大概,把那层包装拆掉?”


鹤丸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不过莺丸倒也没有在意,径直剥掉了巧克力外面的锡箔。


“哎呀?”


仅仅是揭开了一个小口,纸片包裹的内容物就像水似的往外淌,莺丸虽有留心,迅速地在抹茶色的黏稠液体还没全部流出来之前赶紧放在了一旁的空点心盘子上,但甜腻的糖果仍然沾了一手,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气。


“……”


鹤丸心想着不妙,手忙脚乱地找起了怀纸,但当他抓着怀纸要递给莺丸时,却被眼前的光景惊到,一时说不出话来。


抹茶味的巧克力融化成浓厚的汁液,沾满了莺丸的左手,白皙的手指染成了鲜艳的翠绿,有几滴巧克力浆顺着他纤细的手腕往下淌,因为低温而渐渐凝固住,在手臂上形成鲜明的痕迹。


“这是黑蜜?红糖浆?看样子也不是水羊羹……”


自顾自说这话的莺丸伸出右手食指,蘸了一滴放进嘴里一吮,口腔中扩散开来的温暖甜味让他不觉睁大了眼睛。


“这个很好吃啊,鹤丸!”


他吸了吸手指的指尖,意犹未尽地咂了咂嘴,好像一下子变得很开心,满脸愉悦的神情,全然不在意左手上黏糊糊的触感。鹤丸还没来得及接他的话茬,只见莺丸凑近了左手的手腕,伸出舌尖,将快要流进袖口的那几滴液体轻轻舔掉。


“……”


鹤丸忽然觉得好像刚刚奔跑造成的余悸还没有过去,心跳一时有如擂鼓。莺丸半眯着眼睛,卷起舌尖,舔了舔唇上沾染的一抹青翠的茶绿,然后扬起脸,歪过头,一脸柔和的微笑看着鹤丸:“你要尝尝吗。”


 


茶发的青年翠金色的眼睛眨了三眨,白净的手托着欲滴的绿意,明明是这么乱七八糟的状况,却看起来仍保持着一股奇异的优雅,甚至是微妙的——鹤丸默默地吞了一下口水。他再一次觉得,所谓恋人啊,真是不可思议。莺丸转头去拿身边的盘子,融化的糖果现在停止了流动,在浅色的盘子上聚成了薄薄的一汪。他正要把盘子递给鹤丸,忽然发现鹤丸靠过来,俯下身,脸贴近了他,近在咫尺的金色眼瞳映着他茶色的影子,光影交错。


“要。只要一点就好。”


鹤丸说着,低下头,一侧脸,亲吻了莺丸。


抹茶巧克力的香气萦绕在鹤丸周身。啊啊,真是美味。鹤丸这样想着,品尝着舌尖上融化开的甜味,满怀着幸福感地闭上了眼睛。


 


Fin.




后记:


给白火太太的巧克力play(?)。


感谢白火太太陪我度过一个属于鹤莺的情人节TUT


鹤莺好好好TUT

莺这GK一出…让R18开关启动了…居然能聊两小时的肉而不脸红…(吓到我了
强行图文有关,买到感觉比较好的四本日本那边的鹤莺(鹤?)
超绝挑食(该拿help2怎么办…
翻译君有时间的话可以汉化试试


失眠好爽orz上次失眠该是多久前的事了(每天七点起的人

茶沼不可避wwwwwwww
买了抹茶粉可以放手烘焙了(然而莺丸粘土什么时候…

放张旧图..

说好了 @kaminaritasue  出鹤莺本的话给她画封面和插以及其他若干(逃匿

穿正式的束带的莺丸和童子水干的鹤丸,平安时代的衣着非常有趣,一边考据一边想试着给莺丸画各种衣着..

槽点很多,比如鸟太刀组的配色正好占全了天皇专属的三种禁色,真厉害不愧是御物www

以及短发怎么束冠和鸟的纹样一般用在女性的唐衣上等等的....嘛别在意好看就行(抱着这样的想法最后随意来了orz

(于是今天也安稳地呆在莺沼里w

大神九周年wwwww

赶上了...刷新了我的最大速度...........